小森林

对下厨房这件事情,之前一直没有感觉。觉得做饭做菜就是极其稀松平常的事,是生活的一项基本内容。曾经有些直女癌,甚至觉得叫我做饭是要把我变成家庭主妇。

大概是从吉本芭娜娜的《厨房》开始,对厨房慢慢有了一种敬畏。对食物的探索是人类的本能,而对其日益精雕细琢的加工,则是人类不断创造文明的过程。创造美食是温暖的,幸福的,治愈的。

《小森林》特别美,美在画面,美在音乐,美在人物。时间流转,小森冬去春来,食物也随着季节千变万化。自然带给人们源源不断的材料,也用温度、湿度的变化创造天然的条件,让市子有机会做出各种食物。一切活动几乎都是在小森完成的,四个篇章中,每部分的开头都交代了同一件事:小森是一个小村庄,没有商铺,如果需要购物,则要去村中心或者临镇的大型城外超市。但整部影片市子去购物的次数不超过三次。——小森几乎是个桃花源。

市子是孤独的。稻子丰收时,老奶奶告诉她,“给关照你的人也送些,他们会很高兴的吧。”市子尴尬一笑:“我没有那样的人。”一转眼,失落的她说了句“干活吧”,脸上又浮起活力。各式各样的食物,是她对生活的一种拷问与回答,也是她和行踪不定的母亲的一种联结。似乎人们总能从食物中获得安慰,《伦敦生活》的Fleabag,生活糟糕得一塌糊涂,但守着自己和朋友合开的蛋糕店。食物成为一种寄托和象征,它不再只是一种充饥物,它是生活的态度和方式,甚至是一种理想。如果一个人能用心做饭,无论如何她的内心一定是很美好吧。

在对小森食物的探索中,市子也在面对自己的成长。起初她因为不适应都市生活,逃离到小森。尽管对小森有深厚的情感,但她的停留始终是不确定的,她无法直面自己在小森的真正原因,而也因为这个微妙的原因,她对小森也是愧疚的。仿佛一个在外奔波的孩子,害怕得逃到家中寻求安慰。在一天天的感受、触摸中,市子再次离开小森,最终又回到小森。这一次的她是心甘情愿的,她带着感恩,带着温度,把对小森的一腔赤诚转化到行动中,传承这个古老村庄的美好。

在影片的结尾,仿佛能看到小森一代又一代的传承,就像小森四季的更替一样。

avatar

FireFire

沌沌兮,如婴儿之未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