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记

贝利叶一家

电影里的合唱桥段,让我想起《放牛班的春天》。第一次看放牛班的春天时,没有留下很深的印象。只是看完电影之后,脑海中常常会不经意间响起电影的主题曲,悠悠转转,厚重而邈远。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这些歌曲,我会用“救赎”。无论曾经做过什么,有过什么样的坏想法,在这样的合唱中,似乎都能洗心革面。

欧洲的合唱艺术,与宗教有着密切联系。《马太福音》记载:“他们唱了诗,就出来往橄榄山去。”大约从基督教诞生起,有组织的“唱诗”就成为一种风尚。基督教很重要的教义就是“救赎”,人们依靠信仰就能得到上帝的宽恕。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每次听到电影中的合唱时,常常会有一种被治愈的感觉。合唱在电影中不仅仅是剧情需要,更作为一种象征的标志,寓意着希望和美好。

说是喜剧,《贝利叶一家》却很催泪。催泪的电影好像都是自己一个人在电脑前看完的。上一部应该是德国电影《海蒂和爷爷》。这些非商业大片,总会有意外的心灵触碰,往往是一些很平常的情感,画面也没有特别的奢华或绚丽,只是在用心地讲故事。或者不能说是讲故事,感觉在抚摸,在低语,在告诉你这个世界是有多么温柔。不记得是在哪里看到的,皮埃尔·热内(可能)曾经谈起拍电影的想法,说希望能拍一部让所有人感到温暖的电影,于是诞生了《天使爱美丽》。

可能是法国电影独特的风格和魅力,娓娓道来,不装腔作势,像一股暖暖的香气,氤氲在空气中,一直一直,包围着你。

“看看你经过的路上/孩子们迷了路/向他们伸出手/拉他们一把/步向往后的日子/黑暗中的方向/希望之光/生命中的热忱/荣耀之巷”

Hacksaw Ridge

周五晚上看了Hacksaw Ridge,明白了为什么周围所有看过这部片子的人都一致强烈推荐。相当震撼的一部片子,它的震撼来自真实,无论是声音还是画面,导演不由分说地把观众狠狠地拉到电影中去,和主人公一起经历这场生死血战。一般的战争片是炮火、废墟,钢锯岭则是近距离的人脸、毫不掩饰的伤口和血迹,血腥到害怕,但让人无法拒绝。

和比利林恩有点类似,两部电影不着意描绘大场面(当然也有大场面),而是挖掘主人公的状态和心理,很像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手法。所以会更加感到震撼。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是永远无法真正理解那些上过战场的人。这些军人是勇敢的,但他们也充满了恐惧,他们害怕死亡,也害怕受伤,没有人是真的无所畏惧的(日本军队是个迷)。正是卸下了“军人”的面具,更多地将主人公当作一个“人”来对待,电影才会让观众产生如此强大的共鸣,而想想曾经的自己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去要求别人,要求某一个身份,是一件多么无知而又可怕的事情。

周末

周末浪了两天,懒虫全部跑了出来。真希望一直能有这样清闲而又充实的时光啊。

avatar

FireFire

沌沌兮,如婴儿之未孩。